中华诗教网
 首页  诗教理论  诗教经验  诗词资料  诗界瞭望  诗乡诗教  关于我们  校园主站 
诗教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诗词资料>>诗话词话>>正文
清·沈祥龙【论词随笔】
2007-01-08 10:51  

论词随笔

清 沈祥龙

词贵妙悟
   词得屈子之缠绵悱恻,又须得庄子之超旷空灵。盖庄子之文,纯是寄言,词能寄言,则如镜中花,如水中月,有神无迹,色相俱空,此惟在妙悟而已。严沧浪云:惟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

词贵意内言外
   说文,意内而言外曰词。词贵意藏于内,而迷离其言以出之,令读者郁伊怆怏,于言外有所感触。

词之比兴多于赋
   诗有赋比兴,词则比兴多于赋。或借景以引其情,兴也。或借物以寓其意,比也。盖心中幽约怨悱,不能直言,必低徊要眇以出之,而后可感动人。

词有三法
   词有三法,章法、句法、字法也。章法贵浑成,又贵变化。句法贵精练,又贵洒脱。字法贵新隽,又贵自然。

词有三要
   词有三要,曰情、曰韵、曰气。情欲其缠绵,其失也靡。韵欲其飘逸,其失也轻。气欲其动宕,其失也放。

作词须择题
   作词须择题,题有不宜于词者,如陈腐也、庄重也、事繁而词不能叙也、意奥而词不能达也。几见论学问、述功德而可施诸词乎?几见如少陵之赋北征、昌黎之咏石鼓而可以词行之乎。

词贵协律与审韵
   词贵协律与审韵。律欲细,依其平仄,守其上去,毋强改也。韵欲纯,限以古通,谐以今吻,毋混叶也。律不协则声音乖,韵不审则宫商乱,虽有佳词,奚取哉?

小令作法
   小令须突然而来,悠然而去,数语曲折含蓄,有言外不尽之致。著一直语、粗语、铺排语、说尽语,便索然矣。此当求诸五代宋初诸家。

长调作法
   长调须前后贯串,神来气来,而中有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之致。句不可过于雕琢,雕琢则失自然。采不可过于涂泽,涂泽则无本色。浓句中间以淡语,疏句后接以密语,不冗不碎,神韵天然,斯尽长调之能事。

词中对句
   词中对句,贵整炼工巧,流动脱化,而不类于诗赋。史梅溪之”做冷欺花,将烟困柳”,非赋句也。晏叔原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元献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非诗句也。然不工诗赋,亦不能为绝妙好词。

词中换头
   词换头处谓之过变,须辞意断而仍续,合而仍分。前虚则后实,前实则后虚,过变乃虚实转捩处。

词中起结
   词起结最难,而结尤难于起。结有数法,或拍合,或宕开,或醒明本旨,或转出别意,或就眼前指点,或于题外借形,不外白石诗说所云:”辞意俱尽,辞尽意不尽,意尽词不尽”三者而已。

词重发端
   诗重发端,惟词亦然,长调尤重。有单起之调,贵突兀笼罩,如东坡“大江东去”是。有对起之调,贵从容整炼,如少游”山抹微云,天黏衰草”是。

词中虚字
   词中虚字,犹曲中衬字,前呼后应,仰承俯注,全赖虚字灵活,其词始妥溜而不板实。不特句首虚字宜讲,句中虚字亦当留意,如白石词云”庾郎先自吟愁赋,凄凄更闻私语”,先自、更闻,互相呼应,余可类推。

词之用字
   词之用字,务在精择。腐者、哑者、笨者、弱者、粗俗者、生硬者、词中所未经见者,皆不可用。而叶韵字尤其留意,古人名句,末字必新隽响亮,如”人比黄花瘦”之瘦字,”红杏枝头春意闹”之闹字皆是。然有同此字,而用之善不善,则存乎其人之意与笔。

词贵炼字
   炼字贵坚凝,又贵妥溜。句中有炼一字者,如”雁风吹裂云痕”是,有炼两字者,如”看足柳昏花暝”是,皆极炼如不炼也。

词品高低
   古诗云:”识曲听其真。”真者,性情也,性情不可强。观稼轩词知为豪杰,观白石词知为才人,其真处有自然流出者,词品之高低,当于此辨之。

言情贵真
   词之言情,贵得其真。劳人思妇,孝子忠臣,各有其情。古无无情之词,亦无假托其情之词。柳、秦之研婉,苏、辛之豪放,皆自言其情者也。必专言懊侬、子夜之情,情之为用,亦隘矣哉。

词当意余于辞
   词当意余于辞,不可辞余于意。东坡谓少游”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二句,只说得车马楼下过耳,以其辞余于意也。若意余于辞,如东坡”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用张建封事。白石”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用寿阳事,皆为玉田所称。盖辞简而余意悠然不尽也。

词有讽谏
   词不显言直言,而隐然能感动人心,乃有关系,所谓”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也。南唐李后主游宴,潘佑进词曰:”楼上春寒山四面,桃李不须夸烂漫。已失了春风一半。”盖谓外多敌国,地日侵削也。后主为之罢宴。词能如此,何减谏章。

词须气象壮阔
   词于清丽圆转中,间以壮阔之句,力量始大,玉田词往往如此。四言如”浪挟天浮,山邀云去”,五言如”月在万松顶”,七言如”衰草凄迷秋更绿”等句,皆气象壮阔,不作纤纤之态,但可付女郎低唱也。

词须情景双绘
   词岁浓丽而乏趣味者,以其但知作情景两分语,不知作景中有情、情中有景语耳。”雨打梨花深闭门”、”落红万点愁如海”。皆情景双绘,故称好句,而趣味无穷。

词不宜俗
   白石诗云:”自制新词韵最娇”,娇者如出水芙蓉,亭亭可爱也。徒以嫣媚为娇,则其韵近俗矣。试观白石词,何尝有一语涉于嫣媚。

词须有余音
   坡公赤壁赋云:”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词之音节意旨能合乎此,庶可吹洞箫以和之。

词须用意深用笔曲
   词之妙,在透过,在翻转,在折进,”自是春心缭乱,非关春梦无凭”,透过也。”若说愁随春至,可怜冤煞东风”,翻转也。”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折进也。三者不外用意深,而用笔曲。

词贵愈转愈深
   词贵愈转愈深。稼轩云:”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玉田云:”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下句即从上句转出,而意更深远。

词中写景言情之善者
   写景贵淡远有神,勿堕而奇险。言情贵蕴藉有致,勿浸而淫亵。晓风残月,衰草微云,写景之善者也。红雨飞愁,黄花比瘦,言情之善者也。

词中咏古
   榛苓思美人,风雨思君子,凡登临吊古之词,须有此思致,斯托兴高远,万象皆为我用,咏古即以咏怀矣。

词中感时
感时之作,必借景以形之。如稼轩云:”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同甫云:”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不言正意,而言外有无穷感慨。

词中咏杨
   咏物之作,在借物以寓性情。凡身世之感,君国之忧,隐然蕴于其内,斯寄托遥深,非沾沾焉咏一物矣。如王碧山咏新月之眉妩,咏梅之高阳台,咏榴之庆清朝,皆别有所指,故其词郁伊善感。

词当辨韵味
    词之韵味,宜学少游、美成,然不可入于淫靡。绵婉宜学耆卿、易安,然不可失于纤巧。雄爽宜学东坡、稼轩,然不可近于粗厉。流畅宜学白石、玉田,然不可流于浅易。此当就气韵趣味上辨之。

词须有书卷气
   词不能堆垛书卷,以夸典博,然须有书卷之气味。胸无书卷,襟怀必不古雅,其词非俗即腐,非粗即纤。故山谷称东坡卜算子词,非胸中有万卷书,孰能至此。

用成语贵浑成
   用成语,贵浑成,脱化如出诸己。贺方回”旧游梦挂碧云边,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用薛道衡句,欧阳永叔”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用王摩诘句,均妙。李易安”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用世说新语,更觉自然。稼轩能合经史子而用之,自其才力绝人处,他人不宜轻效。

词贵兼通古文诗赋
   词于古文诗赋,体制各异。然不明古文法度,体格不大,不具诗人旨趣,吐属不雅,不备赋家才华,文才不富。王元美艺苑卮言云:”填词虽小技,尤为谨严。”贺黄公词筌云:”填词亦兼辞令议论叙事之妙。”然则词家于古文诗赋,亦贵兼通矣。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中华诗教网 中华诗教促进中心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下沙高教区东区学正街66号 邮编:31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