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教网
 首页  诗教理论  诗教经验  诗词资料  诗界瞭望  诗乡诗教  关于我们  校园主站 
诗教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当代诗词>>正文
韩白圭诗词选
2016-06-15 09:23  

作者简介

韩白圭,男,出生于五十年代末,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论坛《湘潭诗苑》首席版主。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第一届、第二届评委,湘潭市诗词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已经由中国戏剧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出版《春天的回忆》、《爷爷的水烟筒》两部著作;龙山诗社副社长、嘤鸣诗社副社长。

作者近照

 诗  部  

华清宫悼杨玉环

孤亭遥现脂痕深,一曲霓裳罅玉沉。

美酒千杯当尽兴,白绫三尺最寒心。

汤泉暖雨浇幽梦,安史兵戈裂绣襟。

长恨悲歌玄帝泪,临潼关下独呻吟。

贺湘绮楼诗社成立

红梅一束灿枝头,日出云峰雾霭收。

愿许平湖凝雅韵,不将俗念染清流。

青山叠叠宜填句,涟水悠悠好弄舟。

壬父诗文当酒品,弦歌轻伴咏情柔。

春游望城书堂山

星沙北去访仙踪,翠叠麻潭笔架峰。

桧柏香凝千字帖,泉池水润九成宫。

歌飞浩宇青云外,人醉晴岚画卷中。

谁把春光铺玉案?杜鹃花雨万山红。

贺许翁华诞

一江春韵撼云涛,总有诗花养寿高。

愿与桃红添雅境,不为鬓白掩英豪。

每邀皓月轻弹曲。常揽清风醉弄毫。

志在园林三亩地,闲栽蔬果酿香醪。

倒春寒

园林初绿韵新裁,雨冷云寒不去猜。

丝柳鹅黄羞早缀,胡桃粉蕊怕先开。

几时野鹭叼愁去?何日春风引燕来?

幸有雄雷撕雾幔,晨闻鸟雀闹窗台。

初春游麻城杏花村

谁将鸟韵挂高枝?相约歧亭共此时。

寒意消融春意早,梅花飞落杏花迟。

东坡桥畔闻村笛,古井源头竖酒旗。

醉卧溪边芳草地,泥香入梦也成诗。

湘江晚唱

暮色低垂带露还,悲秋远笛绕芦湾。

云随归鹭施微雨,风过寒江漾细澜。

数点渔灯燃碧水,几丝烟雾失青山。

今宵好梦萦何处?千里平流一叶帆。

游西樵山天湖公园

明珠一颗嵌西樵,熠熠光华透碧霄。

九曲廊桥连水榭,白云仙境涌春潮。

清弦亮阁红绡舞,飞瀑垂虹绿韵飘。

几缕斜阳横远岫,如诗画卷任君描。

咏寄禅法师

断指潜修佛境开,诗缘波送一僧来。

空门寂寂无牵念,天地悠悠有怪才。

流水清音弦上续,梅花香韵卷中裁。

遗珠留与新人拾,明月依然照玉阶。

咏鹳雀楼

名楼神韵古今同,九叠飞檐气势雄。

山绕烟波春带绿,云藏雀影水飘红。

谁携白日吟高阁?我挟黄河唱大风。

放眼蒲州天地阔,诗情奔放撼长空。

谒湘西草堂

门前柏树系红绫,坳上黄藤抱紫藤?

纸伞撑开真气节,木鞋踏碎小泥塍。

笔留厚重千秋史,心守凄清一盏灯。

长夜悠悠琴独抚,草堂魂共月华升。

登北固楼

春山花树晓来风,亭浴霞辉万缕红。

北固人文书卷里,南徐神韵画屏中。

天连平楚琼楼耸,浪拍长淮气势雄。

荟萃诗联堪合璧,三吴又唱大江东。

惜春

几遍春丝织?江南醒梦中。

风吹杨柳绿,雨润杜鹃红。

陌上人衣瘦,河边水草丰。

落花疑是泪,相去太匆匆。

哭父

老父已西行,庭前闻断筝。

天穹云洒泪,龙井水凝冰。

枯柳垂黄烛,孤灯映白绫。

寒风横梓里,梅韵动哀声。

端阳登岳阳楼有感

又听龙舟鼓,雄黄入酒香。

尘烟笼古驿,豪气濯柔肠。

虽有盈江水,难滁屈子殇。

巴陵遗一景,波映楚天长。

夏夜

月梳云下柳,残饵诱池鱼。

远笛缠幽梦,深芦歇野凫。

闲斟三盏酒,痴恋一床书。

扇叶摇长夜,何堪暑入庐?

谒圆明园

疮痍难入目,此处最凋零。

旷野西风疾,残阳血味腥。

断碑横小径,长恨满空亭。

八国蹄痕晰,焉知振羽翎?

冬游西湖

冷雨苏堤岸,乌篷水上横。

凄迷烟柳色,婉约管弦声。

灵隐禅踪渺,钱塘雪浪平。

冬云寒两袖,龙井暖诗情。

陪包德珍先生游龙兴寺并步其韵

钟鼓响高台,禅堂佛境开。

声从云外出,君自海边来。

静坐无闲语,随吟有捷才。

青烟萦几缕,直上不徘徊。

云路若迢迢,飘然画里描。

檀香燃圣殿,佛语照心桥。

诗悟空灵至,禅通俗念消,

庭中三棵桂,频送几分娇。

宿大杰寺

一寺藏幽谷,木鱼脆若琴。

清溪哼夜曲,僧侣诵经音。

梦枕如来袖,情同七子心。

灵思偕友动,举盏共相吟。

谒齐白石故居

几次乡居访,葡萄架影单。

鱼虾潜画境,藤蔓绕栏杆。

树是齐翁种,花留后辈看。

摘梅人已去,琴曲与谁弹?

 词  部  

鹧鸪天·浏阳大围山赏樱花

幽谷为谁着艳妆?绵绵细雨湿春裳。云枷总把娇娘锁,不让芳菲入旧囊。

山径险,酒杯凉。花前饮醉自疏狂,风吹乱蕊飞林壑,溅落吟笺一梦香。

临江仙·夏日寻访诗人张钊先生

绿野仙踪何处觅?幽居隐匿诗翁。几行白鹭跃晴空,田畴禾吐穗,坳上石榴红。

早候槽门迎客至,主人满面春风。深深一揖喜相逢,两杯西凤酒,倾入笑谈中。

临江仙·题老照片

岁月搓长白发,西风吹老青萝。秋溪翻唱那支歌。杯中豪气少,额上皱纹多。

旧照惶然定格,残笺尚待研磨。余生莫问怎么过。诗怀常缱绻,心事总蹉跎。

临江仙·秋吟

蝉梦新愁空满,荷塘残叶疏稀。一庭寒菊露华滋。应邀花谢季,相聚月明时。

玉盏倾斜人醉,心弦拨与君知。屏前谁续几行诗?吟秋风瑟瑟,落墨意迟迟。

蝶恋花·夜忆

总忆桥头相眺望,旧调新歌、渐对黄昏唱。一觉醒来多一梦,嗔声恁是催寒浪。

风卷闲愁花未放,缱绻情怀、挟怨横相向。几叠芸笺书案上,一斜眉月挑帷帐。

蝶恋花·夜思

总怕相思情字老,攒得闲暇、韵叠三分巧。任尔西风空野啸,吟哦只忆春光好。

瘦树疏梅花讯早,几簇枝伸、到底开多少?乱象缤纷尤自恼,香衾暗换无人晓。

诗痴韩夫子

作者 | 包德珍

最近在中华诗词论坛上拜读了慕白先生一篇文章:《诗是什么?读(写)诗有什么用?》,与其深有共鸣。文章做了这样的总结:“诗是感悟人生,直指人心的;诗是滋养情感,温润心灵的;诗是高贵的也是寂寞的。”读后很受启发,当今经济社会,玩诗弄墨的人多有不被别人理解的困惑。而我们深知:“诗词是中华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从《诗经》起,经历代文人骚客的实践与探索,诗歌至今已历四千余年。诗词在艺术上呈现出丰富多彩的特色,有如繁花似锦、姹紫嫣红,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当前我国各省、市、县均有诗词学会、诗社等群众性组织,诗词队伍在不断扩大。近十年来,诗词也走向网络世界,越来越多人参与其中。对诗的追求与享受已成为越来越多的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我与韩夫子诗家相识于中华诗词论坛。该论坛是同类论坛中较大的一个,注册会员逾九万人,版主一千多位。韩夫子就是该论坛“湘谭诗苑”版块的首席版主,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也是一位爱诗如命的诗痴。

在论坛上,曾拜读过他的大作。这次让我为他作序,我因得有幸全面阅读其大作。他的诗,充满灵气、性情开阔、俯仰天地、笑傲万物、飘逸俊发、奇情高意。语不诡谲险怪依古硬峭,尤以想象丰富、瑰丽雄奇,超自然的意象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诗的风格是由作者的生活经历、审美取向、艺术素养等因素综合作用于诗作而形成的的个人创作特色。在古典诗歌鉴赏中,人们经常会谈到诗歌的风格,如含蓄隽永、率真自然、雄奇豪放、沉郁顿挫等。谢榛在《四溟诗话》中说:“韵贵隽永。”他强调了“隽永”在诗歌创作中的重要性。这里所说的“隽永”强调的是诗歌应有“味”,且“味”须深长。钟嵘的《诗品》有“滋味”一说,当然这“味”并非给人以生理感受上的“味”,而是指给欣赏者带来审美感受的“味外之旨”。这种感受你能感觉到,但又难以说出来,也就是人们一般说的言近旨远,意味无穷的艺术境界。


几遍春丝织?江南醒梦中。

风吹杨柳绿,雨润杜鹃红。

陌上人衣瘦,河边水草丰。

落花疑是泪,相去太匆匆。

——(《惜春》)

 

全诗秀雅清丽,意落“惜”字上,惜的是“春”。一、二联描写景物,春之貌;三、四联突出“惜”,并暗寓人之情致,由惜春联想到惜别,笔势一转诗味大出。绘景寓情,自然流畅,绕有韵致,结联余音袅袅,带给读者无限思蕴。

新秧栽满艳阳天,柳上斜浮几缕烟。

青嫩荷衣羞试水,诗心跌落小溪边。

——(《初夏》)

一湖传说一湖诗,笑语盈盈溅柳枝。

越调吴钩斜塔影,小桥流水夕阳迟。

——(《西湖夕照》)

飞身直上九重天,俯瞰江滩夜色妍。

侧耳偷聆星月语,满楼欢笑落云尖。

——(《夜登金茂》)

 

  第一首的结联“诗心跌落小溪边”令人读罢眼前一亮,为何诗心被掠去?前三句铺垫稳妥适度,这样的蓄势为转、结积攒了力量。尤其第三句:“青嫩荷衣羞试水”,非常灵动,出神入化,体物精细,因物动情,以静之“羞”写“跌”动之感,以各种“彩色”给“初夏”涂染了一幅田园风光画,这样使作品产生了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另外第二、三首绝句皆见意境韵味之美。“笑语盈盈溅柳枝”、“侧耳偷聆星月语,满楼欢笑落云尖。”灵妙清新,境界阔大,疏宕有致,工巧周圆,在字句锤练上见匠心和功力,皆为诗味而运筹。

霜袭黄裙画笔斜,西风吹老一池花。

心思乱了云笺语,错把残阳搁树杈。

——(《秋荷》)

 

 裁取秋荷特写镜头,用博喻和夸张手法烘托渲染秋荷之状:因霜袭后呈出黄裙之外形,因西风吹老之花貌,将残阳喻作花之神态。转句“心思乱了云笺语”抒写感慨,将人生感慨蕴涵于诗歌的意象之中。情景交融,极臻妙境。可以看出,隽永的诗歌自然是含蓄的,但是含蓄的诗却不一定隽永。因为含蓄强调的是情感的浓缩,意趣的蕴藉;而隽永则强调的是韵味的持续。如李煜的词《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此词似是表达惜春之意,但联系李煜亡国以后的囚居境遇,便又觉在惜春之外又有无限的“恨”在内。特别是下片“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确实意味深长,达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韩夫子的作品已形成自已的独到风格,隽永、洗练,洗练风格的作品语言表达是通过千锤百炼而达到质朴、省净、流畅、圆润、洒脱、意韵无极的境界。作品有了风格便走向了成熟。心存感慨,从容写来,使隽永含蓄中的诗味浓浓绵长。

  一首诗词的艺术水平如何,取决于有无意境。意境之高低也是检验诗人的思想水平、艺术素养、文学功底的尺度。唐代诗人王昌龄提出诗有“三境”,即物境、情境、意境。“视境于心,莹然掌中,然后用思,了然境象”。诗中的“意”包括作者的“情”与“理”;诗中的“境”指事物的“形”与“神”;所以说意境也就是“情”、“理”、“形”、“神”的相互契合。讲求意境,提倡创新,即创意出新,是诗词创作中的重要标准之一。意境是诗人内心世界及个性、风格、才能和艺术追求的综合体现,诗词意境包含了作者的思想情感,也包含鲜明、生动的具体形象。这些艺术效果筑成了诗的别裁,然而达到这一效果必须由语言组合,一首诗如同一栋楼房,打了地基,一层层建起,这楼之砖、瓦如同诗句,组合好了,又高又大方又美观。所以写之第一关用好诗的语言,语言过关了,才可步步走进诗的殿堂。韩夫子则深谙诗道,他的作品皆用很形象的语言和诗的技巧传达着心灵深处的情感,从而使大作独具特色。


巧取砂中魄,羞开壁上灯。

庭前花影动,室内月华升。

——(《五律·咏玉龙石》)

塘边挥扇听丝弦,几朵萤花吻睡莲。

夜柳轻摇梢上月,浮云淡抹水中天。

——(《夏夜》)

几声蝉唱溅垂杨?拾得金霞鸟韵长。

水映新亭成画境,黉园簇拥一池香。

——(《县一中亭畔赏荷》)

飞来飞去一情痴,痴在春深花艳时。

时有相思藏入梦,梦中暗恋与谁知?

——(《蝶戏芭蕉(为林素芳鼠绘画配诗)》)

这些诗句皆能激起读者的想象力和联想,感染读者的心灵,唤起读者的美感。诗词的感染力或曰艺术魅力,是诗词作为一种艺术品本身所不可或缺的属性。这样的艺术魅力,会使读者在品赏诗词时情不自禁地领略其中的美,从诗的内容中吸取精神营养;从诗的艺术表现中分享愉悦;或随着诗词中的描绘和抒情,运用丰富的想象、幻想、联想,走进诗的意境之中,从而感悟诗词中与景交融的情志,而缺乏艺术魅力的诗词是达不到这般效果的。

谁将鸟韵挂高枝?相约歧亭共此时。

寒意消融春意早,梅花飞落杏花迟。

东坡桥畔闻村笛,古井源头竖酒旗。

醉卧溪边芳草地,泥香入梦也成诗。

——(《初春游麻城杏花村》)

这首律诗以形象的特殊形式来反映现实生活,使人读来觉得具体、可感,如见其景,如闻其声,如历其境。诗词如果缺乏具体的、鲜明可感的、富于个性特征的形象,很难成为好诗。《初春游麻城杏花村》的意境,作者以自己慧眼观察和独特的感受辨别能力,创造出独特新颖的艺术境界。现实生活,通过诗人的独特感受后,得到了艺术升华,它比现实生活中的原素材更为新颖、感人,形成美味佳篇。

韩夫子诗词内容广泛,有江山览胜、抚今追昔、田园风光、即事抒情、咏物寄怀。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诗人不是一味用诗吟咏江山风雨,诗人还诗心与国家民族社会的前进同步。在玉树地震时,有词悼死难同胞:“......冷雨泛微澜,魂断关山,生离死别最心酸,天下炎黄同播爱,春满人间。”一吐内心之悲感,一展大爱情怀。在《南京一瞥》中写道:“冰风寒彻雨花台,血色残阳染石阶。玄武仙踪天上去,秦淮夜曲水中来。”历史伤痕颇多感慨涌于毫端。

纵览全集,其中佳句多多:在《贺许翁华诞》诗中有“每邀皓月轻弹曲。常揽清风醉弄毫。”;《山水》诗中:“远岫垂纱幔,轻舟载鸟声。风揉春水皱,峰醉一江情。”;《寒梅竹影》诗中:“借得幽篁三万影,寒梅敛艳好藏羞。”;乡村采风诗中:“几只蜻蜓闲点水,三行诗韵怯成章。雏蝉唱倦枝头鸟,牧笛吹弯岩上篁”;《倒春寒》诗中:“几时野鹭叼愁去?何日春风引燕来?幸有雄雷撕雾幔,晨闻鸟雀闹窗台”皆是读来赏心悦目、口齿生香的妙句。

 

韩夫子实名:韩白圭。他不仅写诗词,也写散文,小说,已在全国各报刊、杂志、论坛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他酷爱诗词,在《五律夏夜》中第三联写道:“闲斟三盏酒,痴恋一床书。扇叶摇长夜,何堪暑入庐?”。《诗言志》中大致来说,诗格即人格,诗品即人品,就是人格通过艺术折射后的一种表达。所以有什么样的人格,就有什么样的诗歌。通过读诗,我们可以比较直观地看到韩白圭诗家的人格、修养、理念和抱负。中国古典诗词是一种极至的艺术,进入这个艺术的盛殿,需要付出超乎寻常的努力。韩白圭先生通过几年的辛苦耕耘,现将大作付梓,不仅是人格的展现,也是从中华诗词论坛里破土、成长、绽放的又一朵奇葩。由此,浩瀚诗空又多了一颗熠熠闪光的诗星,当祝贺!

是为序。

2012.7.11于海口

(包德珍,中国著名女诗人;中华诗词论坛坛主;海南诗词学会副会长;全球汉诗学会副会长;原中华诗词学会理事)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中华诗教网 中华诗教促进中心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下沙高教区东区学正街66号 邮编:310018